Prismo is just a dream of a wrinkled old man

商谈伦理的式微与宗教政治的兴起-九月虺

今天哈贝马斯还在谈交往理论吗?

70年代哈贝马斯转向宗教

哈贝马斯、罗尔斯与新自由主义

正当、程序正义

多元文化主义是自由主义的根基

柏拉图:正义无法从人的角度证成  罗尔斯:“以人义论而非神义论证明正义的存在”

90年代新左派与自由主义者共同将哈、罗二人奉为圭臬

当今共识政治的破产

1、施密特的流行(国内外)

2、以两部动画作品为例:《疯狂动物城》《愤怒的小鸟》

zootopia以新自由主义为理念:共存的可能性,共存基础的脆弱性

愤怒的小鸟被视为对穆斯林难民的隐喻

齐泽克:新犬儒主义

如果冲突是生理性的,如果文明只能抑制一时?

共识政治的前提:战后的经济繁荣

1993 golden rules

哈贝马斯、罗尔斯的理论豁口

哈贝马斯:商谈的理想状态

罗尔斯:法外之国(《万民法》)

极左极右的流行,愈来愈多的"不可谈判者",重叠共识的不可能

特朗普

难民问题:左派将其视为使欧洲更为平等化的契机,右派要求将其驱逐

左派与右派的宗教政治

左派:交往理性属于基督教精神

右派:回归天主教(文艺作品中教会角色的改变,无神论比例的下降)

部分的哲学趋势

理性的回归:回到柏拉图

  

评论

© limb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