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mo is just a dream of a wrinkled old man

自由与自然法

背景:天赋自由的两种学派

  唯意志论:(奥卡姆的威廉)自由是人愿意做任何可能事情的能力或权力;人民天然地具有政治主权

      a.至上主义(conciliarism):混合政府,以共同体利益执政,执政者追求自身利益时将被罢免(热尔松)

      b.激进个人主义:个人放弃自我保护的权利组成政府,政府无法保护个体时可将其推翻(布坎南)

      c.绝对主义:个人为避免无政府状态经一致同意不可逆地让渡了统治权(塞尔登)

  唯理论:(阿奎那)自由是按符合自然法的方式行动的能力,通过理性可以发现一套客观的、道德上应强制遵守的道德原则(禁止自愿奴隶制)

      a.集体让渡:君主高于国家法,自然法高于君主(阿奎那、苏亚雷斯)

      b.个体让渡:君主保护个体排他性权利,君主受自然法约束(格劳秀斯、普芬道夫)

洛克在普芬道夫确立的温和的唯意志论知识背景中发展期主张,认为世界的创造纯系偶然;同时如唯理论主张的那样,世界一旦被创造,随之而来的就是上帝通常约束人们遵守某些不可改变的、理性的人类行为规则。(想到奥克肖特,不过论证过程相反)


洛克与菲尔默的论辩

  菲尔默:

   a.自由即不受任何法律约束

   b.生而服从,反对天赋自由:自由导致亚当的堕落,自由外在于基督教传统

                                             若人生而自由,无法解释政府的起源

 洛克的回应:重申唯理论的天赋自由观;证明人民主权给社会提供粘合剂而非溶解剂

背景:詹姆斯二世继位是否具有合法性


洛克论自由:

  自由作为一种状态或自由的条件

  自由作为一种实现那种条件或状态的目的或意图的能力或权力


自由处于个人自己的意志和自然法之下

   命题基础:人天生是理性的;人是上帝创造的

自然法:客观,具有跨文化的有效性,道德的理性基础

  反对怀疑论者:道德原则合理却不一定可能

  反对人本主义:道德原则具有文化与历史相对性(e.g.《大洋国》)

洛克对自然法的忠诚不是工具性的,而是以理性为基础的笃信

自然命题基础的冲突:要求上帝理性地不选择不善的东西是否限制了上帝的全能?(两个命题只有当上帝意愿的正式我们理性地发现在道德上对人有益的东西时才能一致)

  唯意志论对冲突的解决:强调上帝的全能,否定自然法对人类的有益

          人根据信仰而非理性接受上帝的法则

          法律的根本在于立法者的意志(法律实证主义)

  唯理论:上帝选择自然法,因为它对人类有益;而非上帝选择它,它才对人类有益(存在外在的客观的“好”的标准)


自由作为一种能力

  意志与自由

    意志:行动的任意实施与停止

    自由:行动实施与停止的最优解

主观主义:意志等于欲望,理性是满足欲望的最好手段(经典功利主义,情感主义,非认知主义,价值多元论)

客观主义:意志等于智力,智力发现了“更大的好事”,可能但不必然与欲望相关联

洛克 :赞同主观主义,现实欲望决定了意志;赞同客观主义,存在通过理性发现的“更大的好事”

           反对欲望无法被修正或客观评价的观点;追求更大的好事必须存在动力(每个受基督教影响者未必像基督教徒一样行事)

心灵或智力决定了意志,智力被“当下的好事”,即“动机”,所决定(动机:天堂的奖励)

按理性行事是自由的目的而非自由本身

自由与法律一致:哪里没有法律,哪里就没有自由

 国家法不是要限制天生自私自利的欲望,而是要促进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自然的理性的欲望

唯意志论类似于伯林消极的自由观,洛克类似于积极的自由观(积极自由是获救的手段)


天赋自由而为何需要建立政府?

洛克论自然状态:

    由自然法构成的道德社会。三种自然法:不侵害另一个人的生命、健康、自由和财产;保存自身;当保存自身不成问题的时候尽其所能地保存其余人类  两类具有道德强制性的自然权力:保存自己和他人,处罚违反自然法的罪行

   政府的建立:

   委托:人们的政治权力将以符合其最初目的、符合自然法的方式呗使用;同意:每一成员必须明确同意加入那一社会

   政府根据赋予它的委托颁布法律,人们就拥有了公民自由;公民不受制于政府,而受制于法律中显示的社会公共意志;政府违背法律就破坏了委托,权力交回人民从而建立新的政府

联合共和主义自由和契约政治自由以反对绝对主义的分离的消极服从

洛克论加入政治社会的理由:

a.自然状态中的判断存在偏颇,导致危险与不便,政治社会通过常任裁判者和司法机构部分解决这一问题

b.根据格劳秀斯的观点,人具有趋于组成政治社会的自然倾向(政治幸福)

c.国家法必须符合自然法,自然法的直接运用随着交往扩大趋于复杂,通过国家法的指导人们保存并扩大自由

加入政治社会是为了“较大的好事”,即公民自由来行使个人的天赋自由(而非绝对主义中让渡一个人的无限的天赋自由)

政治社会中的生活是自然的,政治社会中的生活是自由的


天赋自由是否会动摇政治稳定?

人类同意加入政治社会便承担了遵守法律的长期义务

人们偏向于稳定与自由

不可屈从于对稳定的追求(革命权)


 、


评论

© limb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