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mo is just a dream of a wrinkled old man

《自然权利诸理论》第二章

 二、文艺复兴

1508~1518 人文主义者对热尔松主义展开批判 代表:马丁.路德;弗朗西斯科.德.维多利亚

人文主义对自然法的排斥:人文主义者信奉西塞罗对自然状态的描述,蔑视未经驯化的自然,将修辞术视为自然到文明的途径

  重要的不是自然法,而是人为构建的法;不是自然权利,而是市民法上的救济

  valla:法律(lex)是统治者的命令;ius仅仅能以万民法或市民法的形式在人类中间找到

“自然义务”:一个不具有罗马法契约形式的承诺是否有效?

   教会法学家:任何承诺都和其他承诺一样具有效力;

  人文主义法学家:巴尔托鲁:自然法是任何动物共有的,不能作为承诺的义务根源;万民法分为部族(gentes)带来的和所有部族通过协议使用的(保留了中世纪法学的基础,即存在前习俗的道德生活)

阿尔恰托:自然义务起源于万民法;市民法之下每一事物都受到已建立的法律规制;万民法与市民法都是社会化的人从自身便利考虑的产物(不涉及的社会契约)

康南:自然法与作为野兽的人相关,万民法与人类社会相关

  市民法起源于社会合作,必然有利于社会

萨拉莫尼奥:市民法是人民的契约,杀死违反法律的僭主是光荣的

人文主义者对修辞术作用的分歧:Guillaume Bude、 庇护二世视为对绝对主义君主开明咨议的关键;阿尔恰托 、萨拉莫尼奥视为共和生活的关键(《乌托邦》中对修辞术描述的分裂)

不存在自然所有权,所有权利都是市民法意义上的(从对物权到对物诉讼,对人权到对人诉讼)

法国新巴尔托鲁主义复兴:Charles du Moulin 奥特芒

奥特芒:(不完全的封建主义色彩)自然所有权是在万民法之下的所有权;加尔文主义的抵抗理论:下级执政官是唯一有资格抵抗君主的人,契约的重要性在于诉讼行为,强制性行使权利导致该项权利的丧失

George Buchanan:构建政治秩序是来自神的直接的礼物(Buchanna不完全接受该论断的反人文主义色彩)

(1540~1580的新教抵抗理论与1510~1530人文主义法律理论的联系)加尔文主义未提出自然权利理论,其主要关注在于为共同利益设计的人定法(无论来自人类还是来自上帝)

16世纪70年代~80年代 人文主义者成长起来的西塞罗传统如何与亚里士多德传统结合?新教亚里士多德主义

Louis le Roy论政治动物

索托:dominium是所有由交换正义所处理的契约、协议和条约的基础和根基;交换正义是分配正义的延伸

  

天主教

  维多利亚:

  a.dominium是否是一个真实的古典术语?重新区分ius和dominium,坚持地位较低者对较高者有ius而无dominium

  b.坚持根据可能的法庭诉讼解释一项权利;任何权利都与救济相关(与同时代人文主义者相似处)

  c.ius的客观含义具有理论核心地位

  (索托:ius就是正义的事物,它是正义的目标,等同于正义阿紫人们之间建立的关系。dominium是一个领主对他的仆人或无心所具有的为他自身的利益按其所好地使用它们的能力。因此ius不能和dominium相混淆,因为ius高于dominium,并有更广泛用途。)

Domingo Banez 讨论ius的含义:正义运作所产生的结果;作为履行正义的规则;正义的决定在其中作出的公共环境。

  融合托马斯主义与人文主义在natural dominium上的受挫:阿奎那依靠dominium utile构建对自然生活的论述,多明我会抛弃了该概念以攻击热尔松

  索托理论中的纠结:dominium是为自身利益占有某物并以任何法律所许可的方式使用它的能力→用益权显然是dominium,无法实现dominium和用益权的区分

  将文艺复兴财产概念(否认自然生活中的财产权)与托马斯主义(承认人天然拥有有限的权利)融合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多明我坚持自然权利的有限性,财产权是上帝的法律而非恩典给予的权利(试图驳斥威克利夫到路德的理论)  在托马斯主义的语境中强调人行动的自由界限

  奴隶制问题:

  a.热尔松主义:自由人可以使自己成为奴隶(自由是财产)

  b.多明我会:一般而言,人不能自由地成为奴隶,如果他们陷入奴役状态的理由不清晰的话(自由是上帝的赋予)

维多利亚:自由只能用于换取生命,只有极端情况下人才能成为奴隶


16世纪30年代 尼德兰(奴隶贸易中心)新一代理论家复活中世纪晚期概念开始构建现代权利理论,成为苏雷亚斯和格劳秀斯的基础

  Johannes Driedo:ius含义之一为法律,之二为dominium

  Fernando Vazquezy Menchaca:父母对孩子有dominium(高度非古典、非托马斯主义)

  莫利纳:

  a.自由人在上帝的恩典中所作所为上帝可预知

  b.ius:可以去做某事、得到某物、持有某物或处于某种状态的能力,这种状态下没有合法理由的干涉将被视为损害

  不是所有可能的行动者都有ius只有特定的造物会因为能力被剥夺而痛苦而具有ius(人有ius动物没有ius)

  c.所有权利都是积极权利,消极权利是去做某事的真正权利

  d.奴隶制:人是自己自由的主人,在自然法语境之下可以分离它使自己成为奴隶;一个人在罗马法之外却无条件地售卖了自己,只要该处法律允许即合法(e.g.埃塞俄比亚黑人)

  苏雷亚斯:莫利纳主义和维多利亚式托马斯主义的综合(强调莫利纳主义)

  a.权利为能力

  b.人对自身自由拥有natura dominium

  c.物品可以在共有者之间进行交易直至形成稳定的私人财产,人类走出自然状态

  d.自然权利对奴隶制的辩护成为对绝对主义类似的辩护

    自愿奴隶制对个人而言是可能的,对整体人民也是可能的(主权让渡理论的前身)

    根据必须保持诺言这一自然法的普遍运用,坏的交易也必须遵守


评论

© limb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