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mo is just a dream of a wrinkled old man

有关能力的权利

有关能力的权利 詹姆斯.塔利

  《语境中的洛克》 梅雪芹 石楠 张炜译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5

问题:(1)自我或主题及其才能、能力 (2)凭借自然行使能力的产物(3)能力借以行使的自然或自然资源 三者之间的 关系

解决方案:

A.自我所有权:能力与自我必然相联,能力由自我行使(个体是能力的所有者)

B.不受约束的自我:能力与自我偶然相联,能力由共同体行使(个体是能力的储藏库)

C.共产主义方案:能力与自我必然相联,能力由共同体行使(个体是能力的监护人)

  两种关系:自我与能力的联系(必然或偶然);有关能力的权利(所有权、储藏库、监护权)

能力:能进行一系列思考,采取一系列行动,与其他人一起参与一项实践

拥有并行使一项作为实践者的能力个人就获得了一种身份,即自我

劳动力:(马克思)以人类的肉体和鲜活个性而存在的精神和身体能力的集成体,当他创造出任何一种使用价值时,他就它是运用这些能力

从“能力”到“劳动力”:作为才能或能力,和它们相应的主观行使一起,与拥有它们的人相分离,也与它们在其中得到行使的共同体相分离,这种分离达到这样一种程度,以至于自我、能力和共同体之间的关系成了问题。

劳动者有权像让渡其他任何商品那样让渡他的劳动力,但另一方面,与其他商品不同的是,他并不能完全无期限地出卖它,因为这将会使他的身份从自由的主体转变为奴隶。因此,劳动者“既设法让渡他的劳动力,又要避免放弃他对劳动力的所有权。”

能力-劳动力光谱上的五种生产形式:手工业、重商主义、法律手段、专断的劳动分工、专制的机器人体制

A.手工业:

工人不与生产工具分离,不存在作为商品的劳动力。商人购买的是来自某个行业或行会的一件产品或完整的服务。

手工业共同体:学徒制、工人间的支配关系、成员交流

B.重商主义:

劳动被理解为一种可以使国家强大的资源,国家被视为在对非欧国家征服殖民过程中与其他欧洲国家进行军事与商业均势的零和博弈所形成力量

政治经济学、人口学、统计学的产生

劳动:被组织进某些行业和手艺中的整个生产活动

C.法律手段

手工业制度瓦解,劳动分工的工业制度出现之间

洛克《教育漫话》

劳动力概念体现在从事劳动的自我这样的可塑性概念中,但它具有人类主体的特有观念。人类自我管理概念是权利话语的基本要素。

劳动主体被视为有权支配自己的劳动活动的自我控制的代理人来遵从从整体上来规范这一活动的法律

D.专断的劳动分工

工人被当做劳动力的储藏库,他并不是能力或技能的所有者,因为只有他成为协作过程的一部分之后,这些才会出现

当他是整体工人中的一员时,专门化的单个工人的片面性,甚至缺陷,都变得完美了

“教养”与“技术”的对立:知识变成了一种能脱离劳动并与之对抗的工具

自我解构与碎片化

  终身从事少数简单操作的人,没有机会运用自己的智力,他一般会变得愚钝和无知,可能会达到无法复加的地步。

资本家占有通过合作产生的集体能力,资方将劳动力组织起来而非自发形成的手艺共同体

马克思对专断的劳动分工的批判类似于卢梭:一个协作共同体的角色及关系的构成应该是委托人自己的行为

E.专制的机器人体制

工人贡献的既不是劳动力也不是技能,而是他的时间(《过时的人》)

时间意识:时间可以被多种方式规划和管理;自由意味着“自由时间”的运用

分散意识:工人作为机器的看护者,政治千篇一律的自我调节而拒绝公民参与

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

(马克思)如果每一种工具,一旦达到要求,哪怕是通过思想的期望,就可以做适合于它的工作,就像代达罗斯的能够自我移动的创造物一样;伙子如果织布工的梭子能够自动纺织,那么,工匠也许就不需要学院,领主也不需要奴隶。


评论

© limb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