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mo is just a dream of a wrinkled old man

《哲学与治术》第五章雨果.格劳秀斯 书摘

《哲学与治术》理查德.塔克韩潮译译林出版社2013 原文1993

第五章雨果.格劳秀斯

 

两套政治学说:1.共和主义式自由理论 2.后怀疑主义的道德科学

 

 生平背景;1583.4.10出生于代尔夫特,其父亲为城市执政。

奥登邦费(http://en.wikipedia.org/wiki/Johan_van_Oldenbarnevelt)幕僚

荷兰古典共和理论的首创者“17世纪50年代前,荷兰计划没有出现过任何古典共和主义理论……所谓共和国,往往仅仅是在推翻暴君的统治后,随意披上一件外袍,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宪政内核。”阿尔图修斯《政治论》:从最基本的家庭开始,任何共同体都具有共生联系,基本共同体组织成更大联合体。(任何政体都能纳入这种模式)

当时政治共识:政治权力由共同体转让给主权者(国王-总督)

奥登邦费圈子中共和主义的萌芽:推崇威尼斯

  告别利普修斯的塔西佗主义但没有回到西塞罗主义

  贵族式共和

实质是威尼斯共和与佛罗伦萨帝国政策的结合体(雅典政治思想在现代政治的复活),残留的塔西佗主义:反大众政治、强调政治伟业、重视经济学

文本:《比较宪法》(残篇)《论共和国的改善》《巴达维亚共和国古代史》《低地国家编年史》

政治自由

   美德只存在于自由的共和国(古典自由:早期罗马共和国、雅典执政官时期)

   反西班牙统治是恢复巴达维亚人的自由

如何维系共和国

海上扩展

  匿名作者的《和约国情考》:运用“国家理性”和“国家利益”论证战争是必要的。

(代尔夫特主要为主战派)

  格劳秀斯预言战争结束会导致国家衰亡

成立“近邻同盟”(amphictyonic)式的组织议会,扩大中央政府权力

反大众政治:扬.莫斯回归西塞罗立场(荣誉高于效用,乌合之众可怖于战争,政治应该追求美德)

商业的必要性?范德尔昆(PieetVan De Cun)《希伯来共和国》:平分土地,反社会分工(影响极大,1650年废除摄政的直接思想来源,17世纪早期共和主义思想代表)

     印度问题

《论印度》(《海洋自由论》为其中章节)

以数学为人文学科模型,告别人文主义的关键

“上帝用以显示其意志的东西,即法律。”意志主义,排除对理性自省的道德原则依赖

承认自爱(罪恶只是无节制的自爱)用怀疑主义反驳怀疑主义对伦理学可能性的怀疑

两种自然法:应当允许人们保护自己的生命,抵挡外部有害威胁

            应当允许人们追求并保全那些对生命有益的事物

自我保存与正义的协调:公民生活基本法

                 每一个公民不仅不能损害其他公民,而且应当保护公民整体以及其中每一个个人

                 公民不仅不能占有别人的公私财产,而且应当在国家和其他公民需要时贡献自己的财富

自我保全具有优先性

基本法与惩罚触犯基本法者的义务构成最低限度的自然道德

人不是政治的动物,自然人的生活总不存在真正的社会

正义作为人类中介的一面恰恰是人类的特性所在。

通过社会成文或不成文约定规定公共利益高于个人自我保存,全体包含个人利益

 “被害者赞同,则无所谓伤害”

 人类内在自由摆脱道德和法律教条限制,人类只对自己身处的道德生活负责

   社会契约:

荷兰作为国家的合法性:执政官权力来自国家,国家权力来自个人(万民法与市民法)国家可以并有理由废黜统治者直接处理事务

公海理论:

财产权:基本道德自然秩序,每个人的自我保全以及对生活必需品的保护都有正当理由

当代财产权概念是自然本身引导下的演进(财产本身不存在约定成分)

       “那些即便为某个特定的个人所有但仍足以为他人所共用的事物,今天乃至一直都将保持着它最初从自然中迸发出来的状态。”

 

      宗教宽容

  阿米尼乌斯主义与加尔文主义

    阿米尼乌斯派认为教义辩论难以取胜,寻求世俗权威保护以避开加尔文派干涉;加尔文派向奥登邦费施压要求召开教义辩论。奥登邦费与格劳秀斯试图推行宗教宽容,荷兰执政拿骚的莫里斯支持加尔文派,于1618年下令逮捕二人,格劳秀斯入狱,奥登邦费被处死。(这是17世纪上半叶欧洲最具有象征意义的两次公开处刑之一,对断头台前的围观群众来说,公开处决似乎象征了对国家权力的胜利。不过,三十年之后对英王查理一世的公开处决则更像是对联省共和国这次教义争端的获胜者的报复。)

  格劳秀斯服刑期间文献:《麦勒修斯》、《国家对宗教事务的权力》、《被放逐的亚当》

《麦勒修斯》:寻求最低限度的共识(从伦理角度而非教义角度理解宗教:对人如何生活基督教徒没有分歧,分歧在于其哲学意义)

 对国家和道德有害的教义:否认自由意志;否认善举的重要性

《国家对宗教事务的权力》:宗教事务与世俗事务没有根本区别;即便一个非基督教国家也有权干涉基督教会内部事务(一个世俗或异教国家必须,阻止宗教争端扩大为公民社会纷争,可以听取神学家意见但最终决策者为主权者本人)

自然法:极其明显、持任何宗教信仰都不会反对的命题(反对把十诫视为自然法)

《荷兰与西弗里斯兰国家的神圣性》:荷兰在阿米尼乌斯论争中所作所为合乎信仰;阿米尼乌斯合乎信仰

 

战争与和平法

1621年通过一只书箱成功越狱抵达巴黎,后服务于瑞典

自由共和国与君主国的区别:君主国内无自由、共和国在逻辑上与历史上早于君主国;

宽容;

底线论宗教观  :宗教的道德与社会含义

反塔西佗主义:人自愿过一种与他人相互依赖的社会化生活而不仅仅是自我保存——社会生活自身具有价值

现代国家关系应该是社会性关系

建立即使是无神论者也必须遵从的非宗教的道德知识

国家有权禁止所有人无限制对他人使用自我保全的权力

私有财产与自我保存:一个人在极为饥饿的环境下偷窃是否是正当的?(社会契约不可扩展:问题,如果就公海分割达成一致的契约,该契约是否合法?)

不赞同霍布斯《论公民》但同情其立场

卢梭《社会契约论》:格劳秀斯很有雅量,他偏爱作者(即霍布斯)的缺点却原谅了作者的优点。


评论
热度(2)

© limb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