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mo is just a dream of a wrinkled old man

碎片化时代的个人自由与公共生活(讲座摘要)

碎片化时代的个人自由与公共生活

                                  刘擎

泰勒大法好!

泰勒大法好!

泰勒大法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1、“自我”作为现代性概念

什么是自我?

心理学“点红实验”:婴儿在12个月左右开始意识到“我”的镜像

如何确定自我?

身体的连续性  器官移植?换头实验?

意识的连贯性

外部承认  整容?变性?

自我的维度:身体、意识、社会关系——不可化约、存在张力  

            整合:identity

 现代性对三者关系的挑战:不再重合

碎片化时代:人生意义的衰落(祛魅)

Cosmos:和谐,整体,秩序

原子论个人是否为自由主义反事实的建构?

为什么人生于社会却具有 individual based self-understanding?

泰勒:现代性的长征:a)人类中心主义转向(科学革命)b)个人主义转向(工业革命)

  共同体解体:关系的重要性、稳定性被破坏,个体分割成为可能

  流动性爆炸式增长:离开既定关系的可能性(农民工二代的归化)

  个人中心哲学观:个人可处理关系

(泰勒《自我的根源》:圣奥古斯丁:通往上帝的道路必须经过自己的心灵)

“自由的问题化”:个人重要却孤独

  自由意志成为价值来源:个人意愿优先性带来的不稳定性(包办婚姻vs自由恋爱)

现代性是既成事实与讨论前提:个人自由被社会制度、生活方式强化(连坐制被否定,“子不教父之过”被否定)

问题:1.网络浅社交

     2.功能型关系:可代替,独特性丧失“人情味”=功能+文化疏离自我膨胀

     3.公共价值丧失:理性工具化(科学与人生观)

     4.自我本位、大众时代的文化衰落:《美国心灵的封闭》

策略:原子论不可能且不可欲

      理性从理由开始:理由始于生活世界

     生成型对话(相互改变)

     消极自由作为底线

挑战:“城邦”之不可能,大型政治共同体导致集体行动悖论(公共地悲剧)

     日常生活的兴起:组织力量的衰落

 提问:泰勒主张的小共同体应与大共同体融贯是否违背大共同体中立价值?换言之,大共同体与小共同体如何应答?(例:玉林狗肉事件,国家不能因为部分人拒食狗肉而立法抵制)答:1.文化层面问题不一定需要政治解决2.文化争执推动文化进步3.问:社会契约的合法性与道德性?

 

附记:刘擎老师太萌辣!

我要把几个段子加上去:

  我觉得你们这代人说“再不疯狂就老了”,用疯狂来标榜青春是很危险的。但另一方面,你们的词汇又很贫乏(以上为大意!)“整天‘萌’啊‘挫’啊的,还‘呜呜哇哇’,慢慢地就退化成动物了。”

  我以前觉得最好的生活就是把所有的生活方式放在桌子上摊开了挑选。当我年轻时——当然我现在也很年轻——我说的是我真正年轻的时候,十八九岁,整天寻访高人……

  


评论
热度(1)

© limb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