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mo is just a dream of a wrinkled old man

《公民与国家之间的距离》摘要

《公民与国家之间的距离》查尔斯.泰勒  李保宗

 

  “距离”:公民与国家的脱节——公民无力影响国家,国建左右于权力运作或精英政治

   右派的策略:削减政府干预撒切尔主义新保守主义

 

共识:政治自由的关键在于积极主动的市民社会

 市民社会的两种功能:

  1. 消极功能:界定国家权力的范围
  2. 积极功能:结合公民与国家  (托克维尔论美国民间组织的作用)

 市民社会的两种机制:

公共领域:媒体  交流共识

市场经济:协定  谈判互惠

意义分歧:

  1. 限制国家权力个人自由(自由主义)
  2. 集体自治(社群主义)

 泰勒:以社群主义维护自由主义

 

 主权在民:人民有权表达;意见为真正表达(非蒙蔽状态)不是在黑罗尔斯么?;理性表达

  “理性表达”难以达成:“修正主义”民主学派

   “真正表达”的困境:话语权不对等;代表性问题

        重塑民主的诱惑:

  1. 卢梭-雅各宾派-布尔什维克:普遍一致(不一致是由于阶级统治或党派运作)-------反多元
  2. 功利主义标准:最大多数人最大程度的好(未达成是由于精英非法统治)
  3. 反超个人利益的政治共识反道德介入

   真正民主决策的条件:a)共同体,共善存在 b)被倾听 c)决策被大部分人所喜好

     原子论社会:b&c(或仅c)功利主义标准足矣

  只有通过a才能理解b:意见被拒绝不等于未被倾听  “一个人之所以感受到自己的意见受到倾听,是因为他知道自救受到了某种形式的评价,即使他的某些特定要求并未达成也没关系。”

   共享理解与尊重对接纳其要求的难易度达成共识

   b的意义:民主作为一种过程  (“重塑民主”以预设标准衡量结果)

民主决策的失败:

b无法达成——公民疏离感(极权官僚社会)

   分权----将较小公共领域寄宿在较大公共领域中(地方可以影响整体)彼此依存的多元公共空间  

a无法达成——共同体瓦解

阶级斗争(底层利益被系统忽略)

团体未获得承认

失败后果:原子社会——失去共善(马克思主义,激进女权主义)托克维尔式恶性循环

         “柔性专制”公民退回小团体而非整体社会

         社会功能弱化民主危机

  美国 

   唯一共识:社会为维护利益而组成

发展:司法成为社会和政治动力中枢——权利斗争的赢者通吃——失去妥协可能

      社会工具化——中立自由主义的流行

对策:公共领域分权、政治行动、驯服国家

自由主义的多重性:自由、自治、基于平等的权利规范

将公共领域作为民主政治的中介而非单纯是限制政治力量的社会形式


评论
热度(2)
  1. A怪潮鞋👟limboc 转载了此文字

© limboc | Powered by LOFTER